DSCF7329.JPG 

 

這日
我備好晚餐的菜

小孩屋裡屋外進進出出玩耍著

 

煮菜的時間還沒到

我拿起織到一半的毛線,工作了起來

等待著牆上的時鐘走到我預定的那個位置

 

過了一會兒

彥博進屋來,看見我正在低頭忙著

說: 我也要做手工

便回家拿了棒針和毛線

 

軒軒見了,也說: 我也要做!

 

雖然只是幾個動作,幾句話

可是這樣的畫面,卻在我心中開了朵小小的花

我知道我的所做所為會影響著孩子們

可是我卻從來沒有這麼真實的體驗過

 

和他們一起工作的感覺很奇妙

我像是他們,他們也像是我

我是他們,他們也是我

 

後來彥博不小心露了好幾個針目

我技窮,實在是不會修補,詢問了孩子是否可以拆掉重織

一開始雖然面有難色,可後來也坦然答應了

 

拆掉後的起針,彥博說他不會做

軒軒連忙搶著說: 我會! 我來幫他做!

 

我說: 可是你幫彥博做,彥博還是不會,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他身邊,他想做手工的時候怎麼辦呢?

 

軒軒的回答

可真是嚇了我一跳

 

他說:媽媽,你放心,他會比我先死

 

我笑了,故作正經的問他: 你怎麼知道彥博會比你先死?

軒軒說: 因為他是六月生的,我是八月生的,所以他會先死

話才說完

彥博接著說: 不會! 我們會一起死

 

 

怎麼扯到這裡來了?

我問的問題明明不是這個意思呀!

 

帶著孩子天真的回答,我以愉快的心情煮好晚餐

晚飯過後,又陪著軒軒做手工

 

忍不住將他做手工的"英姿"拍了下來

DSCF7331.JPG  

 

某方面來說

軒軒是很靜的下來又很有耐心的

 

這個工作,做了兩個多禮拜

我見他做了又拆,拆了又做

進度始終停留在同一個地方(就是起完20針)

可是我從沒聽他說要放棄過

 

雖然在我們一起做手工的過程

不時能感受到他對於挫折的反應

 

軒軒不時嘴巴會念著:" 後! 討厭"

或是"吼! 不做了啦!"

甚至還一度摔棒針

好像跟它有仇,再也不想見到它

 

可是過幾天

我又看見他興致勃勃的拿著棒針

一個動作一個動作的織著下針

 

從前在各種教養書上讀到

孩子們控制小肌肉還不如大人運用自如

可是這書上片面的理解

是萬萬不如親身體驗的

 

我看著軒軒笨拙的移動棒針

一個不小心沒有拉好,一個針目又掉了

那個距離與力氣的拿捏

在我看來是如此自然與簡單的事情

從來沒想到對孩子而言是那樣的困難

更何況是拿筆寫字??

 

寫出一連串漂亮的字

真的有我們大人想像中的那麼簡單嗎????

 

你覺得他要控制自己的手,將那一撇一劃下在正確的位置,是多麼困難的事情嗎?

 

縱使他聽得懂大人的話了

也會一些些思考,可以進行一些學習的工作了

可是孩子的身體真的有跟上這些成長嗎?

 

還是其實

他就只是一個孩子

不是一個縮小的大人

我們如何能用大人輕易就能做得到的事情要求孩子做到?

 

我們都忘了

當初我們也是從小孩成長成一位大人

 

所以是不是

也要給我們的小孩一點時間

讓他慢慢的

也能從小孩,變成一個大人

 

而不是從小大人,變成大大人

:)

 

DSCF7332.JPG  

    文章標籤

    華德福 手工 編織

    全站熱搜

    小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