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日, 關於新政府撤告太陽花, 以及明文規定學校不得因學生不穿制服而記過的新聞

臉書上, 新聞媒體兩方言論炒得沸沸揚揚

 

兩方言論我都看了

兩方都看似有理

也不好拿捏, 究竟哪邊是對的, 哪邊是錯的

誰知道呢? 也許本來就沒有那麼絕對的對與錯

 

不同於死刑存廢我有著自己堅定的信仰與價值觀

這兩件事, 我想了很久也得不出個結論

只有一些淺淺的想法, 無關對錯

 

我是支持孩子挑戰權威的

 

不管那個權威是對的, 還是錯的, 也不管它究竟合不合理

我總覺得這是孩子長大的必經之路

並非是為反對而反對

而是, 孩子他願意去想, 這一直以來承受的教條與規矩,他是否有接受的必要

願意去想, 就是一個好的開始

 

想想, 多數的孩子, 多數的人民都是在權威中長大

父權權威, 親子權威, 更甚者, 政治權威

大部分人們逆來順受, 未曾想過這些規矩背後的為什麼

一昧的接受之下, 也漸漸遺忘了, 生活其實有另一種選擇

雖不是直接, 但也不能說對於多數人們的直線性思考完全沒有影響

 

我一直以來都支持孩子去挑戰權威, 質疑權威

 

而支持的, 也並非是這個行動

而是這個行動背後的"挑戰"與"質疑"

孩子必得在成長之路體驗衝撞, 在來來回回的矛盾與質疑當中

長出屬於他自己的信念與價值觀

 

挑戰與衝撞的過程不會是愉快的

有孩子為了捍衛信念而尋死, 有孩子與警察肢體衝突, 有孩子被父母強行帶回家

有孩子被說行為不檢, 有孩子被學校處分記過

而我做為一名母親

若是知曉孩子在這過程中會面臨的遭遇, 是否還會放手讓他一搏?

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我從來都不認為我能決定孩子的生命應當怎麼過

當孩子已然決定他要怎麼做

我能給的, 就是支持

 

若孩子與我這個母親教養權威衝撞

當他丟出為什麼時

我願意與他分享我的初衷

在了解彼此想法的同時, 試著互相理解

然後找出一個, 彼此之間新的平衡

 

所以呢?

 

我想身為大人

在給孩子穿制服的規定, 學校該教什麼的大綱時

是否也曾捫心自問, 這些到底是我們將自身期望加諸在孩子身上? 還是他們本應當學習與遵守的?

當孩子感到不服而提出質疑時, 是否善意傾聽孩子的困惑?

抑或是, 站在權威者的立場, 理所當然地要對方無條件接受?

有沒有可能在一開始, 就放下權威者的身段, 與孩子溝通協調彼此間價值觀的不同並且互相尊重

 

或者其實

其實

大人們想捍衛的也許不是那些"為你好"

而是自身絕對不敗的權力

深怕失去的掌控力

 

從社會事件當中

使我更深刻地反省與保持覺知

孩子的教養從來不得放鬆

但不能放鬆與放手間的界線該如何拿捏?

 

孩子們早已給出了答案

他們從來都不是來讓我們大人教導的

而是來教導我們大人的

 

 

 

 

 

 

 

 

 

    小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