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孩子們面前發了場脾氣

 

與其說是氣他們

其實是對於日復一日生活瑣事的抗議

對自己得不到半點喘息空間的抗議

以及想休息發懶做自己事的小我的抗議

 

對著他們大吼大叫失控的喊得喉嚨都啞了

孩子們默默地把地上的玩具撿起

用最快的速度把客廳恢復成我所喜歡的感到舒適的整齊與乾淨

 

欣欣一開始是嚇哭了

事實上我還沒開始大吼時, 她早已因為我的拒絕擁抱而哭泣

後來則是站在原地靜靜地看著我

 

腦袋裡想起不知從哪本書看來的一句話:

大概的意思是:
沒有人會知道, 在孩子小時後對著他大吼, 是否與他成年多年後的心血管疾病有關

儘管有一絲絲的內疚與悔意

但仍敵不住洶湧而來的委屈與疲憊

我仍繼續幾近歇斯底里地喊著

此時

我將我的感覺放在前面, 將孩子們的感覺放在後面

和平時總是將我的感覺放在後面, 將孩子們的感覺放在前面 截然不同

 

將胸口壓抑著的苦悶與氣餒發洩完之後

感覺又能裝更多東西了

是一種傾洩的快感

 

事後抱著他們

尤其是才兩歲沒多久的欣欣

我問她: 媽媽有兇巴巴嗎?

欣欣說: 沒有

我又問: 那你愛媽媽嗎?

欣欣說: 愛~

 

親愛的孩子們

謝謝你們承接我的情緒

雖然這大人的煩惱要你們來承接很不公平

但你們仍接受了

接受了, 然後還是繼續愛著我

 

也請原諒媽媽不是完人

儘管有多麼想要在你們面前當個好模範

卻也有想要獨處休息的空間與時間

想要有溫暖舒適的家庭, 也偶爾想要當個不是那麼好的大人

 

媽媽知道, 這樣的發洩方式真的很不好

媽媽應該平時就要好好照顧自己的心情

可到底, 這樣的界線在哪? 媽媽也還在摸索當中

 

什麼時候我可以當 蘇心蓮

什麼時候, 我可以當孩子的媽媽

這兩種既有部分疊合, 卻又有部份衝突的兩個身分

到底該怎麼拿捏?

 

又或者是

其實我始終沒有想清楚

也沒真正享受現在的生活樂在其中

所以覺得有犧牲, 才覺得有委屈

而什麼是犧牲?

犧牲是我為了你放棄某部份我的喜愛

而沒有真正進入這樣的生活當中, 沒有真正進入孩子的生命當中

所以才無法完全的喜愛現在的自己

 

到最後

對你們咆哮, 事實上是在對自己咆哮

看到你們, 像是看到了某部份我不那麼喜歡的自己

對你們生氣, 其實是對自己生氣

 

親愛的孩子們阿

如何才能當個好大人帶著你們好好生活?

而你們一次次的包容與擁抱

像是說著: 媽媽, 沒關係, 我們會陪著你

謝謝你們一次次給我機會

讓我有機會下次做得比這次好, 下下次做得比下次好

也希望今天媽媽的任性

千萬不要造成多年後你們的心血管疾病才好 :) 

 

 

 

 

 

    小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