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聽到鄭捷槍決的新聞當下

真的覺得無比難過無比震撼

 

我不知道在理智上該怎麼解釋這種感覺

我不認識他

可是得知一個殺人犯的死訊跟得知一個無辜四歲孩子的死訊是一樣的難受

理智上該怎麼解釋呢?

 

當看著韓劇中的壞人得意時,我氣得牙癢癢

苦等到了最後他終於有了壞結局甚至死亡時

我內心有掩不住的喜悅與痛快

 

也許我與他人並沒有什麼不同

 

我歡喜的看著電視完美大結局

正如拍手鼓掌死刑犯槍決的人那般

 

對著一個映照出人們心中的惡

像是欲急於抹殺自己的惡那般

有個人終於,代替我的惡而消亡

 

鼓掌。落幕

 

我滿意地看著已殺死惡的自己(或社會)

然而在惡的消亡之時

又有新的惡悄悄在黑暗中誕生

 

我雖然為鄭捷(或為這個社會)難過

卻也無奈地明白

我所不願意樂見的那些人那些觀念

其實也是我自己

 

 

 

    小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