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書寫出心靈深處的感覺實在不容易

我發現即使是用書寫的方式

仍然有許多有意無意跳過的回憶,藏在很深很深的我

每當遇到一個契機讓我得以往內探索

可總會碰到一堵厚實的牆

保護機制啟動, 那股往內探索的意識便馬上從內跳出來, 不見了

再次尋找那股意識, 往內探索的動機已經很弱很弱了

只得等到下次機會來臨

 

我沒有辦法好好去想, 那道厚實的牆背後是什麼

我好像知道, 又好像不知道, 也好像不想知道

我只知道,有個幽暗微聲, 害怕怯聶, 很赤裸, 很受傷的我待在裡面

至於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我, 我也不知道, 也許每個人都會有

那些傷痕應該不只是這一世才有的, 是經過很多世的累積

那道牆才會這麼厚, 這是一世世累積下來的厚度

 

也因為有這麼長一段時間的累積, 也才能堆積出, 現在這個面向外, 旁人朋友所看見的我

 

------------------------

這兩日我有受傷的感覺

我感覺被否定(這種感覺最強烈), 不被認同,被忽略, 不被看見

所以我受傷

 

我試著不帶情緒,單單看這件事情本身, 其實否定我的意味沒有那麼強烈(意思是有否定的意味, 但是沒有強烈到可以令我如此傷心)

可是為什麼進入情境當中時, 我會如此受傷?

這無疑是需要往內找的答案

但我還是找不到

也難怪這樣的情境會一再出現一再敲打我

 

我尊重別人對生命的自由選擇

這道理我懂

所以我給出意見與關懷, 並不期待對方接受

可既然沒有期待, 為何被否定的當下我如此難堪與傷心?

 

喔! 我懂了

我給出意見與關懷, 不期待對方接受的, 是這個意見本身

可是屬於情感層面的關懷, 我是希望對方收下的

我希望對方收下我對他的關心, 我希望對方知道我是在乎他, 希望她快樂的

我願意盡我所能幫忙他所面臨的困難, 即使明知我提出的意見也許不被理解

 

所以我受傷的是對方否定了我那情感層面的關懷

以一種, 對我來說是尖銳的語言(但對別人而言也許不尖銳, 只因我的敏感)

我希望得到的回應是: 謝謝你的關心! 但是你所提出的改善方式我現在仍做不到, 但我會列入參考, 也許將來有一天用得上

而非: 這樣做是沒有用的!     ←類似這樣的全盤否定

 

謝謝這位朋友

讓我看見語言的力量

拒絕也是一門深刻的學問

 

而我同時也看見了

那個容易否定自己的我 (因為外在的表相, 是內心世界的反射)

我清楚明白的感覺到, 我有一個輕易否定自己的我

而那個我, 其實是很需要我的認同與擁抱

 

雖然我還不知道怎麼療癒, 讓愛和光進入自我

但是我察覺了, 我發現了, 我還有一個這樣的我

 

而在發生這件事情後

我的第一個做法還是我的慣性做法: 逃離, 離開, 關閉

在我鼓起勇氣回覆了一段回應後(其實這也算是個大躍進了, 我盡我所能抽開情緒, 真誠地回應對方, 但其實還沒能做到最好, 沒能那麼地理性, 也沒能跳出二元對立, 同時也是一種, 防衛性防禦與攻擊)

還是選擇逃離那個情境

不看不聽

再次關閉自己的內心並且武裝自己

假裝我不在乎, 假裝我懂對方的難處, 假裝淡然

然後又再次忽略了 在心靈深處哭泣的我

 

那個受傷的我需要我去安慰與擁抱

我想坦白的告訴自己: 親愛的我, 我懂你很受傷, 我願意擁抱你, 我知道你需要認同需要朋友

我願意讓自己在難過當中難過幾天

我可以難過, 可以傷心

等到我覺得我可以了, 我敞開心房, 讓愛與光流入

 

我知道了, 其實逃避這樣的情境是沒辦法解決問題的

我要專注在, 療癒受傷的自己上頭 (而非那外在)

 

但是進行到這裡

我發現我還是無法

打開那個關閉的自己, 重新回到情境當中

只因為害怕下次的受傷

 

這個功課真的好難

 

我需要天使的協助

也許要更多愛與光

天使阿! 送愛送光給我吧!

當然我明白, 我自己也能給自己源源不絕的愛與光

只是那個內在的神性我尚未找到

我好像還需要一點點推力

請再給我一點點推力吧! 

 

PS: 受傷的當晚, 我在夢裡有一個情境, 使我有機會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 釋放深層的情緒

醒來後其實是輕盈許多了

可是我還是無法重新進入那個情境

我想不單單是那個外相的問題

應該還有更深處的原因我尚未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蓮 的頭像
小蓮

小不點的大奇蹟

小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