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和瑞婷說過, 我們都是用星芒體來生活的人

我對別人的情緒很敏感, 對負面能量的感知也很敏感

控制負面情緒的能力也低

簡單來說, 就是星芒體很強烈的一個人


前幾日和思錡聊了一些困擾我許久的問題

總是當傾聽者的我

其實非常不擅長於清理這些負面情緒

我知道朋友們都喜歡找我說心事, 吐吐苦水

也明白有時候對方想要的不見得是實質的建議, 他們只是需要一個發洩的管道

但我這個"被發洩"的對象, 乘載了許多對方傾洩而來的負面能量而無力處理

最後往往造成: 對方說完了, 心胸開闊, 又有動力繼續過生活;而我還卡在方才的情緒當中無法自拔


最近接觸靈性的訊息越來越多, 對於這些負面的東西又比以前更敏感

每每與朋友聊完, 總覺得身體很沉重, 不太舒服

因為身體的負載已經到了一個頂點, 沒辦法再傾聽朋友的心事了

但我察覺到在這當中, 有我需要完成的功課

無論是究竟平等心, 還是清理這些能量的方法

我都得靠著這一次又一次的不舒服來學習


勉強自己撐了一段時間

我仍然被負面能量纏身而不知道該怎麼做讓自己舒適一點

詢問了思騎的意見

我打算讓自己休息一陣子, 先把自己照顧好

這不是向我吐露心事朋友們的錯, 而是我尚未準備好


思錡有個朋友10 幾歲就開始靈性修行

她的狀況似乎與我類似

有許多媽媽會向她吐露心事, 累積許多負面能量, 也讓她感到很疲憊

不同的是, 人家已經能用靜坐來清理

而我還在這邊煩惱, 冏


思錡認為我也許和她朋友一樣也是治癒者

聽到這裡其實還蠻開心的

知道我有自己的天命, 也知道這個天命是可以幫助人的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我對負面能量這麼敏感的原因


我的靈性修行其實還不算開始

只是某些感覺變得越來越敏銳

也越來越聽得到來自靈魂的聲音

但如果要揚升到第四空間第五空間的密度

我想可能得花好幾輩子來修行


明白了靈性修行在這一世可能不會有太大的耀進

但是我知道我還是得繼續做

現在開始當然不會太晚

靈魂所擁有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久了

絕對足夠我去努力


但以物質身體來說,35歲的我現在才剛踏入這個世界

可以說是幼幼班學生

什麼都不懂(一切只靠靈魂的聲音跟直覺)

需要學習的還有很多


我想, 就先從清理自己開始吧!


如果無法從靜坐冥想清理自己的話

思錡建議我可以寫心靈日記

將自己抽離當時的情境, 也許更能清楚明白地看清自己

對自己跟別人也將更有幫助


我想這也許會是個好方法 :) 


就來試試看吧! 


-------------------------

簡單的紀錄一下目前看"地心文明桃樂市"的感覺

就是: 我覺得我是不是瘋了?  我有妄想症吧?  我的愛幻想已經嚴重的這個程度了嗎? 我再不停止繼續看下去一定會瘋掉!  


我明白這是這一世的我, 應該是說, 忘記了一切的我, 生活在第三度空間的我

靈魂的互相矛盾


所以這個我, 不斷給我這些訊息, 好像理性與感性互相拉扯, 天使與惡魔在耳邊私語

我明白, 在我完全進入修行之道之前, 必先經過一段掙扎


可書上的感覺歷歷在目

我不時看得渾身起雞皮疙瘩

看到來自地心長老的禱詞不自覺想哭

看到拉姆妮亞與亞特蘭提斯的殞落

看到書上說, 許多靈魂在當時留下了巨大的創傷

因此選擇封閉記憶不再想起


看到這一段

腦海中有一張臉留著眼淚大哭大叫的畫面

我差點就真的哭了

那觸動心靈深處的是什麼? 稍微碰了一下, 思緒又馬上抽回來

好像一道很深很深很深很深的傷口

要不是我想像力太豐富

那就是, 我現在還沒有足夠的能力揭開


但是邊看著書, 邊隨之而來的各種感覺

使我有點慌亂

想停止不再繼續看下去, 但又覺得我應該看

那是種什麼樣的感覺?


以物質身體來說的話

就是胸口悶悶的, 心悶悶的

不太舒服

我看一看, 得抬頭看看天空, 深呼吸一下, 才能繼續看下去

我很訝異會感覺到這些


之前看理書老師的書也是

一直覺得有股溫暖的能量包圍著我

甚至感覺得到那股能量是白色的光


我一定是瘋了吧?


現在的我仍然處在很混亂的狀態

也許我正在踏進靈性修行的入口

也或許, 一切都是我想太多


誰知道呢?


這讓我想到之前在思錡家抽的守護天使卡

我是不是

慢慢地, 該讓自己醒來了?


我需要, 再多一點, 再專心一點

聽聽靈魂給我的聲音

給我一點肯定與推力

不至於被累世的業力羈絆


感到疲憊的時候

喔! 我會記得

我會看看欣欣的眼睛, 充電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蓮 的頭像
小蓮

小不點的大奇蹟

小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